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7/04/30 10:21 |
雨月物语。。。
〈雨月物语〉这部电影从结构上来说,可以分为两条故事线。一条是主线,源十郎与妻子宫木、女鬼若狭三人的情感纠葛。另一条是辅线,藤兵卫与妻子阿浜因战争而发生的命运变革。
故事发生的背景是在日本战国时期,源十郎与妹夫藤兵卫两家住在琵琶湖附近的村庄里。原本安静平和的生活因为战争而起了风波。源十郎拿着自己亲手制作的陶器到城里去卖,发了一笔战争财,尝到了一点富裕的滋味后,起了更大的贪欲,决心要赚更多的钱,让妻儿和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然而在城里,他遇上了女鬼若狭,被若狭的美貌吸引,终日寻欢作乐,流连忘返。若狭欲将他一起带往死者的国度共同生活而源十郎蓦然不知。在一名高僧的帮助下,他方可平安回到故乡,可是妻子宫木早已死在疯狂武士的刀下,留下了年幼的儿子让他独自照顾。而他终于也反省了自己,回归到了平淡的生活中,不再奢求富裕的生活。另一方面,藤兵卫则是一个整日做着武士梦的普通农民,在家中妻子的地位比自己高,他渴望改变这种局面,渴望权利与荣耀。妻子阿浜虽然百般阻止却没有成功。藤兵卫与源十郎一起到城里卖陶器时,他看到了威风的武士军队不禁追随他们而去,妻子在追赶他的过程中与他失散,不幸被一群士兵轮奸、之后更是堕入风尘,成了娼妓。靠着运气与谎言成了将军侍从的藤兵卫在妓院碰上了沦为妓女的阿浜,一切恍如隔世。两人的命运竟发生了如此之大的变化,究竟该悲还是该喜?藤兵卫虽然成为一名武士,但是妻子的遭遇终于令他从武士的梦里醒来,最终他还是放弃了公职与阿浜回到家乡种田生活。
此片的导演沟口健二是以擅长表现女性题材而闻名的。虽然这部电影中,男性看似是主人公,是电影的主角,但是影片中的三位女性却对故事的推进起到了非常至关重要的作用。
源十郎的妻子宫木
源十郎的妻子宫木可以说是日本女性中坚强隐忍,温柔克已,自我牺牲精神的代表人物。当源十郎用自己所赚的第一笔财富为宫木买了一件漂亮的和服回家时,宫木披着和服满心欢喜,可是令她感到真正幸福的不是这件和服,而是丈夫的心意。源十郎决定要做更多的陶艺品去市集卖,但是宫木却说,只要一家人能在一起就已经足够了。她并不在乎丈夫有多能干多会赚钱,一家三口的团聚才是她最重视的。宫木对于生活的态度是安贫乐道,无欲无求。虽然她不愿意丈夫冒着战争的危险再去城镇,可是依然帮助丈夫制作陶器,尽管她明显感觉到了丈夫因为金钱而发生的改变,仍然要扶持丈夫完成他的梦想。她生活的重心既是丈夫与儿子。
因为考虑到有遇到海盗的危险,源十郎将宫木和儿子留在了家里,与阿浜、藤兵卫三人一起进城。宫木背着年幼的孩子,沿着岸边一路小跑,不断叮嘱他要小心照顾自己,拜托阿浜与藤兵卫互相照应,直到小船消失在了层层迷雾之中。一条琵琶湖将宫木与源十郎等人就此分开,迷雾仿佛预示着未来的难以捉摸。宫木在逃难途中遭遇了饥饿的士兵,士兵为了夺取宫木的粮食竟用长矛刺杀了她。身受重伤的宫木忍着疼痛想要重新站起。她不愿就这样死去,不愿丢下她的家,她还没有等到全家团聚的一天。即使是如此坚强地她,依然没有逃脱死神的魔掌。她就这样倒下了再也没有站起,画面远处士兵冷漠地吃着刚刚抢得的胜利成果,宫木背上的孩子害怕地哇哇大哭,这是绝妙地讽刺。
影片结尾处,源十郎倦鸟知返回到家中。宫木已经烧着火,等着丈夫回家了。尽管丈夫在外做出了越轨的事情,可是她并没有责骂丈夫,依然温柔地服侍丈夫和孩子休息。而自己借着昏暗的灯光,为丈夫缝补破旧的衣裳。女性的隐忍与宽大胸怀体现无遗。宫木所代表的日本女性,成熟知性,充满了牺牲精神。然而最终难逃死亡的命运。
源十郎的情人若狭
若狭虽然只是一个女鬼,但是导演却赋于她有血有肉的真实情感,并不像一般恐怖电影中的单调的可怕形象。鬼魂只是她的身份,我们完全可以把她当作一个正常的女人来看。她重视怀与欲高过于生命,为了爱情,为了与心爱的源十郎在一起,不惜剥夺源十郎生命的权利。她为了爱情,可以变得十分自私。
然而,在身份是女鬼的若狭身上,却无处不体现着日本传统文化的美感。
若狭所着的和服精致华丽,谈吐举止高贵脱俗。她的住所仿佛就是一个能剧的舞台。能的传统音乐贯彻了电影始终。剧中若狭还亲自表演了一段幽婉的折扇舞蹈,而这段舞蹈就是脱胎于能乐的表演。从盔甲中传来的低沉的男声,带来一丝神秘幽邃的感觉。导演将日本传统文化的精华放在女鬼若狭的身上的用意,应该是以此来表现日本在现代化发展的进程中,渐渐对本国传统文化失去关注的担忧与警示。
如果说宫木是一位贤惠的妻子,慈爱的母亲。那么若狭是对爱情无比执着的年轻女子。日本的传统文学总是离不开“爱情”这个主题。宫木是宽容大度的女性代表,她只要默默守护在丈夫身边就已经足够,不会想要带着源十郎一起到死亡的国度中去。而若狭不在乎生与死,不在乎源十郎已经有了妻室,也不在乎源十郎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她要源十郎放弃生的世界。宫木与若狭代表了两种对爱情的态度。在电影中看不到导演对哪种是批判哪种是赞扬的,但是无论是哪种爱,都是令人感动的。然而若狭最终也没有得到源十郎的爱,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去了。
经历磨难的阿浜
阿浜虽然没有失去生命,却也经历了痛不欲生,伤痕累累。在寻找一心做着武士梦的丈夫的途中,不幸被士兵强奸。在拍摄此段时,导演用了非常含蓄的手法。仅仅用了一双埋在泥里的拖鞋来表现情节,但是给予观众的心灵冲击多过于视觉冲击。阿浜经历的伤害是影片中最为显著的。她失去的是女性最看重的名节与贞操。她想过要死,可是却又想再见自己的丈夫一面。她的坚强,是遭遇生活突变时不放弃生命的勇气。尽管为了生活她沦为了妓女,过了一段行尸走肉般的生活。重遇已经成为将军侍从的丈夫后,虽然用很多讽刺的话来骂他。阿浜告诉藤兵卫,每天晚上他都要与不同的男人睡觉,今晚不如你来当我的客人吧!说这些话就像是对藤兵卫的一种报复,可是她却感觉不到报复后的快感。因为依然深爱着藤兵卫。
沟口的电影中经常表现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下层妇女的生活。这应该是源于他本人的生活经历。为了家庭的生计,他的姐姐被卖做歌舞伎,靠着姐姐,几个弟弟才得以完成学业,并有机会从事自己感兴趣的事业。由此,沟口的电影里常常对女性角色寄予深厚的同情,并赋予了她们天生的尊严和高贵的品质。
宫木与阿浜用自己的牺牲,唤醒了沉醉于欲望中的贪心的男人。战争让男人的野心体现无遗,让他们疯狂地追名逐利。而女性却成了战争中最大的牺牲品与受害者。令源十郎越陷越深的女人原来是个女鬼,而辛苦挣得的钱财也被人抢去。世外桃源成了一堆废墟,发财梦终于也破灭了。妻子的离开令他终于醒悟了,浮华终有一天会逝去的,平凡的生活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藤兵卫的经历又何尝不是如此?成为了士兵又怎样?他最终不得不承认,名声威望有何用处,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人就是阿浜。他终于愿意当一个普通的农民,放弃公职回家种田。可能这是导演对于生活的态度吧,在我看来是有一点消极的成分。
导演将女性身上的所有特质,通过影片中的三位女性来体现,当然也有很多过于理想化的东西在里面。我觉得,〈雨月物语〉是一部可以让人感动的怪谈。没有惊悚骇人的画面,但是一幕雾中行舟就让人感觉到了诡异的氛围。而宫木对源十郎的爱,对家庭的爱,又表现出了日本传统女性崇高的精神情怀。各种人物形象与生活经历的对比,时而让人觉得是绝妙的讽刺,时而又让人感叹命运弄人。作为我看的第一部日本电影大师的作品,觉得自己学到了很多,感受到了很多东西,也开始让我对日本电影产生更多兴趣,不同于现代电影的快节奏,老电影中对人物与故事情节的细腻刻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就是属于东方民族,日本民族独特的特征吧!
参考:亚洲电影分析P11-P19 
亚洲电影资料库之《雨月物语》
PR

2008/10/07 22:27 | Comments(0) | TrackBack(0) | 好きな映画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絵文字)



<<komae小学校访问归来! | HOME | 上了一周的课>>
忍者ブログ[PR]